【太阳2】控通胀预期 煤炭限价令出台

面对过快上涨的煤炭价格,国家发改委再次要求煤炭行业稳定价格和预期,产煤大省不得限制煤炭出省,保证稳定供应。分析人士指出,煤炭价格若进一步大幅飙升,类似2008年煤炭限价措施或将出炉。
从国家发改委获悉,针对目前煤炭价格上涨过快,部分地区电煤偏紧的问题,国家发改委已要求煤炭行业加强行业自律,稳定市场价格和预期,严格履行合同,不得限制煤炭出省,努力保障煤炭稳定供应。
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调节局近日在北京召开部分省份煤炭生产工作汇报会。有关重点产煤省份煤炭生产监管部门、中央煤炭企业有关负责人参加会议。此前,国家发改委主要负责人在国家能源局召开的全国煤炭会议上也要求煤炭行业加强行业自律,稳定市场价格。
据国家发改委价格主管部门有关人士介绍,目前,国内煤炭企业利润过高,高煤价导致火力发电企业经营困难,迫使部分煤炭用户从国外市场进口煤炭,而巨额进口带动了国际煤炭价格的上涨。“我们的煤价已经高于国际市场价格”,该人士说。
统计显示,进入11月份以来,煤炭市场下游需求较为旺盛,沿海煤炭运价大幅上涨,各地报价均出现不同幅度的上扬。其中,兖矿集团不同煤种分别上调40—70元/吨不等,山西混合煤的价格则上涨了30—35元/吨不等。此外,江苏、安徽、江西省煤炭企业的焦煤、非电动力煤等煤炭价格也相继上涨30—100元/吨不等。
上述部分省份煤炭工作会议指出,煤炭价格上涨过快有人为的因素。在煤炭资源整合当中,一些地方政府对煤炭销售的控制在加强,煤炭出省需要地方的“路条”才能放行。当前我国煤炭生产仍存在个别地区开发秩序较乱,超强度、超能力生产,小煤矿生产供应不稳定等问题。为此,必须坚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认真贯彻国务院和有关部门关于推进煤炭结构调整的一系列文件精神,大力推进资源整合、兼并重组、小煤矿机械化,加强煤炭生产许可监管,规范生产秩序,坚决完成2010年煤矿整顿关闭等各项任务。
值得关注的是,随着煤炭价格的进一步飙升,火电行业要求对煤炭实施限价措施的呼声越发高涨。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近日发布的报告称,煤价持续高位并继续攀升导致火电厂经营困难、经营压力加大。除此前已经报亏的中部六省和山东省外,东北三省的火电企业也加入亏损大军,至此已有10个省份的火电企业全面亏损。
来自中国煤炭运销协会的一位观察员对记者表示,上述两次会议仅仅是吹风会,向外界发出一个信号,毕竟在当前通胀形势严峻的情况下,国家已经出台具体物价管制措施,如果煤炭价格继续疯涨,相关部委会继续出台具体打压煤炭价格上涨的措施,类似2008年的限价措施将会相机出台。

记者22日从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获悉,针对目前煤炭价格上涨过快,部分地区电煤偏紧的问题,发展改革委已要求煤炭行业加强行业自律,稳定市场价格和预期,严格履行合同,不得限制煤炭出省,努力保障煤炭稳定供应。
发展改革委经济运行调节局在北京召开部分省份煤炭生产工作汇报会。有关重点产煤省份煤炭生产监管部门、中央煤炭企业有关负责人参加会议。
此前,发展改革委主要负责人在国家能源局召开的全国煤炭会议上也要求煤炭行业加强行业自律,稳定市场价格。
据价格主管部门有关人士介绍,目前,国内煤炭企业利润过高,高煤价导致火力发电企业经营困难,迫使部分煤炭用户从国外市场进口煤炭,而巨额进口带动了国际煤炭价格的上涨。“我们的煤价已经高于国际市场价格”。
据了解,煤炭价格上涨过快有人为的因素。当前,煤炭资源整合是好事,但一些地方政府对煤炭销售的控制在加强,煤炭出省需要地方的“路条”才能放行。
上述会议指出,当前我国煤炭生产仍存在个别地区开发秩序较乱,超强度、超能力生产,小煤矿生产供应不稳定等问题。为此,必须坚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认真贯彻国务院和有关部门关于推进煤炭结构调整的一系列文件精神,大力推进资源整合、兼并重组、小煤矿机械化,加强煤炭生产许可监管,规范生产秩序,坚决完成2010年煤矿整顿关闭等各项任务。

太阳2,在煤价面前,国家部门显得比较被动。此次发改委主动出台调控政策,基于这样市场背景:一是迎峰度夏来临,发电用煤需求回升速度较快;二是煤炭价格的飙升。

据预测,2011年,全年全社会用电量将达4.7万亿千瓦时,其中火力发电将达3.6亿千瓦时至3.7亿千瓦时。以当前的发电量煤耗水平计算,全年电力行业耗煤将达18亿吨至19亿吨,其中,四季度电煤需求量达3.5亿吨至4.5亿吨。如果出现持续极端低温天气等情况,电煤供应紧张的形势将进一步加剧。

秦皇岛煤炭价格从4月下旬开始上涨,6月份趋于平稳。秦皇岛煤炭网信息显示:4月12日5000
大卡动力煤报价585元/吨,两个月之后6月21日报价660元/吨,上涨75元/吨;目前发热量为5500大卡的煤价为750-760元/吨,而去年同期的价格只有560-570元/吨。

此次国家发改委出台的煤电价格调控政策,对电煤价格进行了临时干预。一是适当控制合同电煤价格涨幅,规定纳入国家跨省区产运需衔接的年度重点合同电煤,2012年合同价格在2011年年初签订的合同价格基础上,上涨幅度不得超过5%。二是对市场交易电煤实行了最高限价,从2012年1月1日起,秦皇岛港、黄骅港、天津港、京唐港、国投京唐港、曹妃甸港、营口港、锦州港和大连港发热量5500大卡的电煤平仓价最高不得超过每吨800元,其他热值电煤平仓价格按5500大卡限价标准相应折算。

“鉴于当前通胀预期的环境,国家发改委要求煤炭企业控制价格,不得推波助澜。”王战军说。

目前,国家发展改革委已经制订了工作方案,将通过专项检查、重点抽查、联合督查等形式,对实施电煤临时价格干预措施进行监督,严肃查处违反国家电煤价格调控政策,擅自涨价、变相涨价等行为。

“此举可以延缓煤炭价格上涨的幅度和速度,但是煤价上涨必不可免。”黄腾说。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电力企业对煤炭的需求之外,钢铁、有色金属等行业也都离不开这一基础能源。在合同煤执行难的背后不少煤炭生产企业都把原煤精加工后卖给了钢厂或炼焦厂。

在此次市场监管中,国家发改委政策力度颇之大,要求已涨价的煤炭企业要在6月底前退回。但是,煤炭行业内专家普遍认为,煤企直接退钱的可能性不大,电厂等用户催还欠款的可能性也不大,他们更迫切希望煤炭企业提高合同兑现率、提高煤炭质量、稳定煤炭价格。

此外,有关专家表示,这一临时价格干预的调控政策虽然在短期内可以保证市场稳定,但从长远来看还得走市场化的路子,研究建立煤电联动的长效机制,以彻底解决煤电的供需衔接问题。

中能电力燃料工业公司数据显示,6月1日至16日全国直供电厂日均耗煤299.1万吨,与5月份相比减少6.8万吨;端午节后,北方大部分地区气温快速升高,电厂耗煤量也快速上升,6月17日至23日直供电厂日耗煤315.9万吨,与5月份相比增加10万吨。

目前,我国进入了迎峰度冬的关键时期。在水电发电能力趋弱,新能源建设进程缓慢的背景下,能否保证迎峰度冬期间的发电用煤供应,已引起各界广泛关注。

发改委此次调控市场的工具之一是《价格法》、《合同法》,其二是握在手中的铁路运力,与年度合同配套。黄腾认为,如果一些大型煤炭企业不能按年度合同约定执行供应任务,那么在明年的铁路运力安排中,很可能受到限制。迫于此压力,煤炭企业多选择遵守合同。

近年来,在多种复杂因素的共同推动下,煤炭价格持续上涨。数据显示,自2007年以来,我国发电用煤平均价格累计上涨约200元/吨,涨幅近67%;秦皇岛动力煤市场交易价格上涨约370元/吨,涨幅约80%。今年前3季度,全国发电用标煤约每吨860元,同比上涨约90元,涨幅约11%。

“一些煤矿企业可能会遵守合同约定,保证煤炭数量、稳定价格,但是不排除煤炭质量会下降,采用降低煤炭发热量、提高含水量等手段。”上述人士说。

火力发电企业为啥总缺煤

飙涨的煤价挑战决策层的容忍度,国家发改委公开出面平抑煤价。

此外,此次调控政策在对价格进行临时干预的同时,还针对各地设立的煤炭基金和收费项目较多、标准较高的情况进行了清理整治,以帮助煤炭企业缓解经营压力,更好地执行电煤价格调控政策。

卓创资讯煤炭分析师耿珍介绍,“山西晋城煤业第三季度准备上调合同煤60元/吨,山西西山煤电也被传将上调50元/吨。发改委政策出台之后,价格上调面临很大的阻力。”

记者了解到,为确保电煤调控措施更好地落实到位,国家有关部门将在保障安全生产的前提下加快释放煤炭产能,增加煤炭尤其是电煤供应;加强铁路运力调配,优先保障电煤运输,尤其是长期合同电煤的运输;加快煤炭产地向消费地的铁路建设,着力消除铁路运力瓶颈制约。各地价格主管部门也将按月监测主要煤炭生产经营企业的电煤结算价格、产量、合同兑现率、热值等情况,接受社会监督。

“发改委利用监督煤炭供应合同的方式来稳定市场,在我看来这是较为高明的选择。以往发改委在煤炭市场出现剧烈波动后,才采取紧急应对措施。此次有事前控制的用意。”北京长贸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黄腾分析。

“这种担心毫无必要。”张粒子分析说,此次国家对市场煤和合同煤的价格的干预,已经充分考虑并保证了煤炭企业的利润。而且今年前3季度煤炭行业实现利润3120亿元,表明行业整体盈利状况处于较高水平;通过清理基金和相关收费项目,煤炭企业的生产经营成本将明显降低。因此,煤炭行业仍然有不小的盈利空间。在此情况下,如果煤炭企业不增加产能,反而因减产、限产而扰乱市场秩序,政府就更应该加大力度进行干预。

控价有预见性

眼下,我国正进入冬季能源需求高峰。为保障迎峰度冬的电力供应,促进国民经济健康发展,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出台了综合性措施,对煤电价格进行了调控。我们应该如何看待此次调控?为回答这一问题,本报从今日起在“经济聚焦”专栏推出“关注煤电油运”主题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近日,神华、中煤、山西同煤、焦煤等大型煤炭企业同时接到国家发改委通知,要求煤炭企业遵循今年年度合同煤价,已涨价的煤炭企业要在6月底前退回;国有煤炭企业、行业龙头企业要带头保持市场煤价基本稳定,不能带头涨价。

“与电力行业不同,这些行业的用户可以根据生产成本变动对产品价格进行灵活调整。煤炭的价格波动对于其效益的影响相对较小。”林伯强说,在价格临时干预政策下,市场煤价格下滑已成必然,这可能使一些高耗能产业趁机加大对煤炭的采购量,使煤炭需求进一步增加。因此,有关部门应继续加大节能减排的工作力度。

推荐阅读

今年前9个月,中央5大发电企业火电业务亏损266亿元,资不抵债的企业数量已经超过20%。部分发电企业已经开始出售发电资产,暂缓建设新的火电项目。

也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在煤炭合同的执行过程中,为了规避国家部门的检查,供需双方可能会签订‘阴阳合同’,既保证了用户煤炭需求,又维护煤企价格利益,毕竟煤炭是卖方市场。”

在此情况下,电力企业不得不到市场上去买煤补充,这又推高了市场煤的价格。而市场煤价格上涨以后,发电企业又不能主动调整电价,无法快速将增加的燃料成本转嫁出去,亏损自然不可避免。

在一次小型煤炭会议的演讲中,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司长方君实也公开表示:“国家仍对煤炭价格实行宏观调控管理,对一些大型煤炭企业实行最高限价,价格劝说工作还在进行。”

2010年,在兼并重组步伐不断加快、煤矿数量持续减少的背景下,我国煤炭产量继续保持较快增长,总产量达32.4亿吨。行业快报显示,今年前3季度,全国煤炭产量累计完成26.91亿吨,预计全年煤炭产量将超过35亿吨。

对于此次发改委稳定价格政策,发改委显然是在增加自己的主动权。但是,业内人士并不完全看好。

根据11月30日公布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环渤海地区港口平仓的发热量5500大卡市场动力煤的综合平均价格报收847元/吨。按照新的限价政策,2012年开年,煤炭价格的下降幅度将超过5.5个百分点。

煤炭企业对此也有怨言:“煤炭价格已经市场化,为什么人为管制?没有价格便没有产量,煤炭价格上涨有着需求因素的支撑。如果单独为了缓解电厂压力,那么对煤企而言更为不公。为什么在煤炭不景气时,没有出台利好煤企政策?电企需要自身努力去破解经营难题,而不是依赖政府。”

有人担心,这一临时价格干预政策会导致煤炭企业产煤、供煤的积极性降低,从而在生产端形成“煤荒”。

“如此大力度监管煤炭供需合同,以稳定价格和市场,在以往并不常见。年度合同由供需双方自主衔接签订,合同必须约定数量、质量、价格,与国家发改委、铁道部运力配套。”中国煤炭运销协会理事长王战军告诉记者。

有关专家还指出,国内煤炭资源供需“逆向分布”的现实,导致煤炭流通环节乱象丛生,中间环节层层转手加码,推动了市场价格的节节攀升。根据国家电监会一份调研报告,煤炭从生产地运到消费地电厂,运输等中间环节的费用占到煤价的30%至60%。因此,有关部门还应考虑增加煤炭铁路运力、变输煤为输电等措施,努力减少煤炭流通环节带来的价格泡沫。

国家发改委的控价理由是:“目前管理通胀预期任务十分繁重。煤炭在国民经济中处于重要地位,煤价上涨不仅影响下游行业经营,还会加剧社会通胀预期。因此,要求煤炭企业顾全大局,稳定煤价。”

“去年的限价政策落实起来困难更大。在合同价维持不变的情况下,随着市场煤价的上涨,重点煤供货合同执行难的情况就会更加突出。”张粒子分析说,通过适当放宽合同煤,限制市场煤,有利于适当缩小合同煤与市场煤的价差,调动煤炭企业保障合同煤供应的积极性。从现阶段煤炭生产的整体形势看,将主要港口市场电煤平仓价格控制在每吨800元,直达运输市场电煤价格控制在不高于今年4月份的水平,仍然可以保障煤炭企业获得较好利润。

无论是国家发改委,还是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均明示,如果有关煤炭企业不听劝诫,擅自变更合同价格的行为,将按《价格法》、《合同法》有关规定予以查处。

此次临时价格干预措施,与过去出台的电煤限价政策有着明显的不同。2010年底的限价政策要求2011年合同煤价格维持2010年价格不变,但限令中并未涉及市场煤。

中国煤炭运销协会也在第一时间配合国家发改委,下发《关于加强煤炭供应、维护市场稳定的通知》。通知称,各级煤炭主管部门要督促协调煤炭企业严格按照供需双方所约定的数量、价格、质量等条款;煤炭企业要全面履行煤炭销售合同,不得对合同条款的内容随意单方变更,要按时足量向铁路交通运输部门提报正式计划。

问题是:中国真的缺煤吗?

政策执行或打折扣

缓解煤电之争还该做点啥

卓创资讯数据监测显示,2010年年度合同煤价较去年均有不同程度的上涨,平均涨超50元/吨,各地涨幅达8%-12%。其中,山东省2010年度合同煤价与去年相比,涨幅在30-50元/吨的区间,同比增长10%左右;河北峰峰矿业集团2010年度5000大卡合同煤执行价格为450元/吨,涨80元/吨,涨幅高达21.62%;山西同煤集团5000大卡合同价为520元/吨,同比增长4%。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冬明春,全国电力供需形势总体偏紧,全国最大电力缺口将达3000万千瓦至4000万千瓦,华中和华南地区可能进入严重缺电状态。

山东兖矿人士说:“一般地方煤炭企业不签订年度合同,尤其是新建股份制煤矿企业。地方煤矿企业煤矿销售多随行就市。当下煤矿不愁卖,所以没有必要签订年度合同。”

业界分析认为,这一旨在平衡煤炭和电力行业双方利益的政策组合拳,将使日趋紧张的电煤供应形势得到缓解。从长期来看,要促进煤炭和电力行业的协调发展,仍需付出艰辛努力。

“国家发改委的政策有一定的预见性。现阶段是迎峰度夏煤炭需求旺季,再加上南方洪涝灾害,用煤数量将激增,煤价肯定会上涨。局部地区、个别煤种供应紧张的情形很可能出现,发改委希望通过合同监管提前干预市场。而以往电煤紧张时,发改委采取抢运力等救急措施,往往比较被动。”黄腾说。

“煤炭企业不断盈利,火电企业持续亏损,最终导致火电企业只能消极地以各种借口来减少发电或停止发电。”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说,电企喊“煤荒”,关键还是煤炭的市场价比合同价高出太多,企业无法消化这些成本,没有积极性去买煤发电。

94年女孩 曝与73年干爹故事炫富 孙静雅艳照 校园内激情亲热场景 裸体火辣游行
迷奸案女星不雅照 刘嘉玲钓遍富豪 明星爱就发裸照 富二代隐私生活
护士装撩人短裤 曝泰国红灯区人妖 新金瓶梅裸战

编者按
能源是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基础性支撑力量。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规模的不断扩大,能源在经济社会发展中所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由于新能源的发展还处于起步阶段,保证煤炭、电力和石油等传统能源的有效供给,已经成为我国能源安全的重要保障。

“此外,大型煤矿企业在与大客户签订的年度合同中,并非约定一成不变的价格,有的约定一段时间之后调整,有的约定浮动价格。发改委限价政策多针对大型煤炭企业,只有少数地方煤炭企业签订年度供应合同。”王战军说。

在煤炭价格持续上涨的背景下,我国也对电价进行过小幅调整。2007年以来,我国销售电价累计涨幅10%,但相对于同期电煤价格约70%的涨幅,这样的调整对于减少火电企业的亏损显然是杯水车薪,火电企业依然面临发电越多亏损越大的尴尬。

默多克与邓文迪将离婚 分手费或达10亿美元

煤炭价格的持续上涨,使处于产业下游的火力发电企业的日子很不好过。煤炭是火电企业的主要原料,占火电成本的约80%。尽管煤炭企业与火电企业签订了重点煤供货合同,但由于合同煤的价格与市场煤价之间往往有两三百元不等的价差,煤炭企业供应合同煤的积极性自然不高,甚至不按时履约。

显然,煤炭企业的利益诉求与电厂等用户、政府部门是不同的,因而利益博弈也始终存在。发改委限价政策的执行力度难免被打折扣。

在我国电力供应结构中,火力发电仍是主力。2010年,我国发电装机容量9.6亿千瓦,其中火电7.0亿千瓦,占全部装机容量的70%以上。

从数量上看,四季度单季煤炭产量完全能满足火力发电需求。但是,在“不差煤”的情况下,火力发电企业却面临着“煤荒”的尴尬。

价格干预能否遏制“煤超疯”

“如今,一些产煤大省的电力企业也出现电煤供应紧张的情况,可见煤价攀升带来的煤电之争已经愈演愈烈。”林伯强说。

华北电力大学教授张粒子分析说,当前火电企业经营困难加剧,购煤发电能力受到较大制约,加上南方部分省份水电发电能力下降,电力供应矛盾逐步积累,如不能妥善化解,将对迎峰度冬期间电力供应和国民经济稳定发展以及群众生活造成严重影响。

“从短期来看,放宽合同煤有助于提高电煤合同的履约率,而限价市场煤则可以防止煤价继续攀升。”张粒子说,在临时干预政策取消之前,受市场煤价格“天花板”的约束,煤炭价格疯涨的行情很难再出现,而临时价格干预措施解除以后的市场行情是否会迎来“井喷”,则还有待观望。

为规范煤炭市场秩序,稳定电煤价格,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决定对电煤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临时价格干预措施,明确了5500大卡市场煤价格从明年1月1日起不得超过800元/吨,2012年度的合同煤价格涨幅不超过5%。同时,国家发改委还适当提高了电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