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抢煤”大战提前打响 缺口已达百万吨

湖北电煤缺口已达百万吨。11月开始,湖北各大发电厂、用煤企业就开始全国撒网,绞尽脑汁跑煤矿,只求一解燃“煤”之急。
相关报道:发改委:煤价上涨过快煤企当自律
据楚天都市报11月22日报道,每当秋水回落,对于2/3电力靠水电支撑的湖北来说,就意味着火电厂一年中最紧张的日子来了。今年,受“千年极寒”炒作、山西等煤炭大省资源整合、“十一五”收官等诸多因素影响,全国“抢煤大战”比去年提前了近一个月。
据预计,仅11、12两个月湖北即需电煤超过600万吨,目前缺口已达百万吨。从本月开始,湖北各大发电厂、用煤企业就开始全国撒网,绞尽脑汁跑煤矿,只求一解燃“煤”之急。
对湖北这样一个煤炭资源极度匮乏的省份,有一支跑煤大军正活跃在全国各地,为荆楚人民的温暖而奔波着……
1.抢煤之道 要有“四千万”精神
从11月2日直到明年除夕前,张宇恐怕都要在山西、内蒙古和新疆等地度过了。“早就习惯了。”作为一家发电厂燃料部业务员,每年此时,厂子能否顺利发电,全要看张宇们的表现。
张宇所在的电厂,每年都和煤矿签有重点煤炭供应保障协议,但供应量只占实际需求的1/3,剩余200多万吨煤炭,需要通过跑市场的方式解决。今年,张宇找煤的第一站,选择了和厂里有长期合作关系的煤矿。
但在矿场办公室等了2个多小时,仍不见负责人身影,张宇知道,对方一定在和其他找煤的业务员“交流”。第二天赶在午饭前,张宇再次上矿,终于让他“逮”着人了。对方一见是他,就大倒苦水——今年矿上因为“安检”停工多少天;有多少人找他要煤,而且都是老关系……张宇二话不说,生拉硬拽把对方拉进一家餐馆。
酒过三巡,张宇脸都笑疼了,矿场负责人这才终于松口了。第二天一早,张宇赶紧组织装车。“每年这个时候煤价都会上窜,今年山西资源整合,卖方实际上减少了不少,提价更为方便。若不及时装运,说不定上午谈好的价下午可能就变。”
张宇经常对部门年轻人说,“抢煤就是要有‘四千万’精神。”即“跨过千山万水、突破千难万险、历经千辛万苦、喝下千杯万盏”。
虽然目前厂子里的存煤足够20天生产,但张宇不准备回家。

煤矿为安全限产

着急上火的不止他们几家。

2010年电煤合同谈判还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多个省份的电煤供应却已经告急。
入冬以来,随着天气转冷,国内多个省份,尤其是湖北、湖南、江西和安徽等省份的电力供应形势比较严峻,其中主要的原因就在于经济复苏超预期导致的电煤供应偏紧。由此也引发了人们对新一轮“电荒”的担忧。
“电荒”隐忧的背后不只是供求关系,更深层次的是煤电价格形成机制。专家指出,种种迹象表明,明年煤价上涨已成定局,预计涨幅会在5%至10%之间,一旦煤价上涨超过一定幅度,就必须及时启动煤电联动,上调电价,以消除“电荒”隐忧。
聚焦1 湖北、湖南等省份现“燃煤之急”
来自铁道部的数据显示,目前全国349家直供电厂存煤只有2700万吨左右,每天的耗煤量则达到230万吨以上,可耗天数不足12天,个别电厂不足3天,京津唐电厂存煤也不足6天。
“就全国而言,目前电煤供应的总体情况是偏紧,甚至供不应求。华中地区由于只能依靠国内煤补给,电煤的供应尤为紧张。”中国煤炭市场网专家李朝林告诉《新华网-经济参考报》记者。
12月12日,华中地区的湖北省开始停限工商业用电,敲响了入冬以来电力供应的警钟。紧接着,武汉市于15日启动电力供应橙色预警,首批对600余家工业企业实施限电。17日,武汉市又向景观灯发出了“熄灯令”,这是该市近5年来首次因缺电关闭景观灯。
据湖北省经济委员会发布的电力主网运行情况显示,全省限电量一路攀升,至12月21日已达到4650万千瓦时。
限电背后,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电煤供不应求。据了解,湖北省9至11月火电机组发电量高达83亿千瓦时,相当于比去年同期多消耗400万吨电煤;进入11月份后,电煤耗量继续处于高位,日均耗用电煤10万吨左右,但近期日均来煤不足8万吨,库存直线下降,汉川、荆门、青山、沙市等电厂存煤已低于紧急警戒线。
同处华中的湖南省的供电情况同样不容乐观。上周,湖南电网日最大负荷均在1350万千瓦以上,日电量均超过2.75亿千瓦时,其中15日最大负荷达到1443.6万千瓦,日电量为2.91亿千瓦时。
电煤供应方面,湖南全省电煤库存截至12月17日为186万吨,而去年同期是380万至390万吨。目前,全省每天消耗电煤8万吨以上,而据湖南省经济委员会预计,湖南省今冬电煤日调入量需达到9万吨以上,才能基本满足电煤平衡。
《新华网-经济参考报》记者同时获悉,河南、山东、江西、重庆等省份也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电煤紧缺。
截至12月16日,江西各发电企业用煤储备约为100万吨,离省电力主管部门提出的“迎峰度冬”电煤库存要求相差了130万吨。重庆市经济委员会21日发布的今冬明春电煤情况半月通报显示,12月上半月,全市主力电厂共购进电煤62.8万吨,消耗72万吨,供耗缺口9.2万吨,日均缺口0.6万吨。而河南省在12月初还曾因为缺煤造成137万千瓦容量机组停机。
聚焦2 电煤供应跟不上经济复苏节拍
“冬季是煤电需求的高峰期,通常这个时候都是电煤供应偏紧的态势。受经济复苏强劲等因素影响,国内电煤需求大增,但供应却没有跟上,这导致了今年冬天用煤偏紧的局面。”李朝林告诉《新华网-经济参考报》记者。
今年以来,我国经济处于增长加速的进程中,经济企稳回升拉动了电力及电煤消耗。电企发电陆续回暖,特别是东南沿海地区电力企业发电开足马力,电力、冶金等下游产业陆续回暖,对煤炭需求进一步增长,进入冬季以来,企业生产和居民消费用煤使得电煤、动力煤需求增加。
国家能源局提供的数据显示,11月份,全国全社会用电量3283.88亿千瓦时,环比增长4.77%,同比增长27.63%,同比增幅比10月份上升11.76个百分点,增速加快。中电联预计,2009年全社会用电量将达到3.61万亿千瓦时,同比增长4%至5%左右。
来自秦皇岛港的数据则显示,截至12月21日,秦皇岛港煤炭库存量为532.50万吨,其中内贸520.73万吨、外贸11.77万吨。这一数值与此前11月上旬的库存最高量830万吨相比,大幅下降了36.1%,创近两个月新低。
“受今年冬天恶劣天气影响,部分地区交通受阻,电煤运输困难;居民采暖提早,用电量增长,煤炭需求增加。目前,电煤的价格在上升,而库存在减少,卖方市场的特征非常明显。”李朝林说。
今年,由于山西省同煤集团等重点煤炭企业采取了以销定产的措施,煤炭产量由于合同没有很好地落实而受到限制;地方煤炭企业由于安全治理、资源整合等原因处于停产和半停产状态,有效产能发挥不足,造成煤炭货源调进数量没有增加。
与此同时,大同及周边地区的民营中小型煤矿虽然基本上已经和重点煤炭企业签订了整合重组协议,但要整改合格,正常生产还需要一段时日。这些都造成了煤源地的供应能力相对不足。
“此外,由于冬季枯水,水电受到制约,发电量下降,导致了对火电的需求在持续上升,这也对电煤供应产生了一定影响。”李朝林说。以湖南省为例,目前湖南大型水库水位较去年同期均有下降,其中柘溪水库水位155米左右,而去年同期是169米,下降14米之多。
另据国家能源局的数据显示,11月份,水电发电量5196亿千瓦时,同比增长5.1%,比1至10月份下降3个百分点;而火电发电量26683亿千瓦时,同比增长4.9%,比1至10月份提升3.1个百分点。
聚焦3 煤电价格形成机制待理顺
虽然近期用电量及用煤量大幅攀升,主要受国内经济复苏、用电需求强劲、今年寒潮提前、取暖负荷上升较快等因素影响,但专家指出,理顺煤电价格形成机制才是改善电煤供求关系,解决“煤荒”和“电荒”的治本之策。
“表面上看,此轮电煤供应偏紧受供求因素影响较大,但如果煤价未来保持上涨,而电价没有理顺的话,那么机制将成为最大的隐患,需要警惕更大范围的‘煤荒’和‘电荒’。”厦门大学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说。
业界普遍认为,明年的电煤价格还是看涨,预计幅度在5%至8%左右,更有人士预计将达10%。而一旦明年煤价上涨,就会给电价上涨构成压力。
目前,国内煤炭价格已经部分实现了市场化,但电力价格却仍是管制的。前几年,因为煤炭价格上涨而电价未能上调,造成电力企业亏损严重,全国范围内的“电荒”基本上年年都会有。
“出现电荒的原因就在于‘市场煤、计划电’,因为煤价的涨幅超出了电厂的承受能力,导致它们没钱去买煤。尽管目前煤价上涨的幅度还比较温和,电价的水平对电厂来说也比较合适,煤电矛盾尚未充分暴露,但仍然有必要保持警惕。”林伯强说。
为理顺煤电价格形成机制,从2004年开始,国家通过实施煤电联动来缓解电厂的困境,即,当煤炭的价格累计变化幅度连续在6个月以上超过5%时,通过调整电价来弥补发电企业成本的增加。不过,这一机制未能得到很好的执行。
国家发改委近日下发通知称,2010年度煤炭视频会、衔接会以及汇总会全部取消,2010年度以后,煤炭和电力企业将完全自主进行煤炭价格的谈判,煤电双方在即日起30天内完成产运需衔接。
有观点认为,此举意味着长达16年的煤炭价格管制宣告结束,政府将继续推进煤炭价格市场化,但林伯强却表示,明年的合同签订情况估计还是会跟今年差不多,双方的博弈将更加激烈,不管最终谈判结果如何,重要的是严格执行煤电联动机制。
聚焦4 “煤荒”会是一场“持久战”?
随着电煤需求日益旺盛和部分电厂存煤吃紧,铁道部近日要求,到今年年底前,全路电煤装车每天要按照3.8万车组织,其中京津唐地区要达到2550车,保证首都用煤需求。另外,对目前存煤量较低的江西、湖南、湖北、山东等省,相关铁路局要加大计划安排和运力倾斜力度,积极协调电厂提前多储煤。
与此同时,为积极应对电煤供应紧张的严峻形势,目前相关省份也正在采取一系列应急措施。湖北、湖南、江西和安徽等省份纷纷召开2009年电力迎峰度冬工作,省内各部门也正在全力谋划全省煤电运的应急保障工作。
林伯强在接受《新华网-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冬季是用煤高峰期,但目前电煤供应偏紧的局面应该只是一个短期现象,中国煤炭的产能是没有问题的,一旦加大生产能力,相信供应就会马上跟上。
对此,李朝林也表示,由于山西等地的煤炭产能逐渐恢复并向好,电煤供应紧张的局面有望得到缓解。
虽然专家持乐观态度,但电煤供应紧张的预期依然存在。中商生产力流通促进中心煤炭行业分析师李廷认为,明年是山西省煤炭资源整合具体实施年,山西省原煤产量增长将受到影响,全国煤炭生产重心将会进一步西移,再加上短期内陕西、内蒙、宁夏等省区铁路煤炭运输瓶颈将继续存在,将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中东部地区煤炭供求矛盾。
来自电力公司的预测也显示,电煤供应问题仍将持续一段时间。湖北省电力公司预计,全省2009年12月至2010年3月火电需发电241亿度,约耗电煤1157万吨,而理想估计来煤量仅940万吨,即使将现有库存煤炭全部耗用,依然有76万吨左右的电煤缺口,电煤供应严重不足,明年一季度电力供应将依然紧张。

湖北“抢煤”大战提前打响 缺口已达百万吨。目前,在湖北缺煤的行业并不仅仅是发电厂,由于电力紧张,以前主要靠电力生产的钢铁、化工、化肥等企业,也加大了对煤炭的需求。为了满足煤炭需求,一方面,各大发电厂派人到煤矿,催促自己早先签订的合同煤尽快到位,另一方面,政府也组织一些专业的公司,各显神通到各地买煤,以满足个行业的需求的需求。于是一些公司不得不把大量的人手,派到各地区抢煤。继续看记者在湖北的调查。

他所在的电厂,每年都和煤矿签订重点煤炭供应保障协议,但供应量只占实际需求的1/3,剩余200多万吨煤炭,需要跑市场。“最后,我们只能买高价煤,不买不行啊,电厂就快没米下锅了。”李文介绍,下一步他准备去内蒙古。“那里有不少煤矿,虽然运输难一点,但价格稍微便宜。”

这位总工程师还说,由于加强了煤炭安全生产的管理,以及对小产能煤矿的关闭整合。以往平顶山地区大小100家左右的煤矿现在整合成了20多家,而且很多煤矿或者矿井由于安全检查等一些列审核还没做完,一时无法开工,这大大影响了平顶山地区煤的产量。

李朝林说,一边是坚挺的煤价,一边是越发电越亏损的电厂,中间伴随着各地此起彼伏的缺电叫苦声,今年的煤电矛盾呈现比往年更为尖锐的态势,“而随着冬季取暖用电高峰来临,全国电力紧张形势日趋严峻”。

应该是在15万吨左右

“除去其他因素,最重要的是我省正在进行的煤炭资源整合影响了煤炭产量。”陈党义表示,河南近500家小煤矿的年产能在3000万吨至4000万吨之间,是大煤矿之外有力的补充。2009年底开始,我省就进行煤炭资源整合,按照原来的计划,到今年10月底结束,符合条件的煤炭企业可以开始生产。由于种种原因,原定时间内没有完成整合工作。以郑州市为例,现在,郑州市批准复产矿井32家,复工矿井12家。由于刚复产,产能未完全发挥,产量有限。

湖北西塞山发电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赵钧:“计划当中

郑州新力热电厂负责郑州市北区和西区热源供应。刚从外地跑煤回来的电煤负责人刘经理介绍,公司几路人马全在外面找煤,形势十分严峻。据新力热电厂统计,他们5台机组每天的耗煤量在1.2万吨,而每天从郑煤集团、义煤集团运达的煤量只有6000吨左右,缺额全靠公司自己找,找到后要靠汽车运输,“天气稍有变化,汽车走不动,煤就进不来,上周三郑州下小雪,煤就被堵在路上了。”刘经理说。

某机电厂采购人员:“对,应该是他们也努力了。”

变局

记者:“现在就是说,从你这儿检测到的各矿的生产情况都是满负荷的吗?”

除去上述原因外,价格倒挂是电厂不得不面临的局面。“华豫电厂自2008年以来一直处于持续亏损状态,资产负债率一度达到180%。”副总经理吴利民很无奈地说,“基本上,信阳市就是河南省的电价,湖北省的煤价。”“商丘市是河南的电价,华东的煤价。”商丘一家火电厂的工作人员也表示。

面临缺煤停机。”

据郑州市工信委统计,他们统计范围的8家电厂存煤82.94万吨,日耗煤量为6.43万吨,平均下来只能用13天,存煤不足5天的有郑东热电公司、新力电力和泰祥热电3家。“泰祥热电的存煤只能使用4天,郑东热电公司和新力电力只能用2天,情况十分危急。”郑州市工信委负责人介绍,目前,他们已成立应急运输车辆队,实行24小时电话值班,随时应对突发事件,保障运煤供应。

这个时候煤炭的情况正好走反。”

11月底国家发改委宣布,12月1日起上调销售电价和上网电价,但新一轮的上网电价调整被一部分人认为是电价和电煤的轮番上涨和恶性循环。“事实上,不少省份的电煤价格已经蠢蠢欲动酝酿上涨,有些已经涨起来了。”李朝林表示。

湖北省煤炭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今年最大的任务就是,补充火力发电厂的电煤需求,协助完成发电任务。他们要在从11月到明年的1月这3个月时间,完成100万吨湖北省的电煤调运计划。记者到这家企业采访时,正赶上公司派驻各地的业务员,通过网络视频汇报采购的情况。

华电新乡有限公司燃料部书记、副主任张洪达介绍,公司2×66万机组每天耗煤量在1.3万吨到1.4万吨,然而库存可用煤已不足7万吨。另外,煤价平均每吨上涨100元左右,也给电厂带来不小的资金压力,“现在情势比较紧张,主要领导都出去跑煤了,整个煤源都比较紧张,价格涨得也快,企业困难比较大”。

张冠英:“现在高瓦斯都全面停产了。”

影响

虽然有那么多的人在外面,但是从山西、陕西、河南几个业务点的发煤情况来看,他们煤炭的发运量都不太理想。到11月底,他们实际调运的只有28万吨左右,不足总量的三分之一。在河南平顶山煤矿,记者见到了这家公司的业务员郑旭光,他说,这几天由于不能拿到足够的电煤,他的压力是相当大。

“煤炭价格上涨使发电企业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省电监办有关人士介绍,“目前,河南省火电厂购买电煤的平均价格为1150元/吨,远远超过国家规定的800元/吨的价格上限。”

为保电厂运营 各地派人煤矿“抢煤”

从产煤大省到买煤大省

因为进入了迎冬度冬的关键时期

不仅在河南,全国主要产煤大省均出现了电煤供应紧张的局面。“本来,河南是产煤大省,一直是煤炭输出省。”省工信厅煤炭办负责人介绍,按照煤炭运输的规律,煤是从北方往南方运的,我省平煤出产的煤走到湖北、湖南等省份,北部自己产的煤主要是供应我省自己使用,“但现在,我们自己产的煤已经不够用了”。

湖南某电厂采购员肖泰山:“正常900个车、800个车我们都嫌少,今年天天都是500个车。你说你发愁不发愁?你很着急的看不到希望。多长时间了半年都是这样。”

省工信厅副厅长陈党义则表示,经工信部门统计,我省电厂现在用煤,大部分是从山西等省份运过来的,扣除运出去的煤,“两下一算账,今年我省已经从产煤大省变成进口煤大省了”。

记者:“这次开的是只有一万吨?”

“截至目前,全省煤炭资源工作基本结束。”陈党义介绍,但只有1/3的煤矿开始生产,尚未开工的煤矿生产的多数是电煤,占了全部产能的1/3以上。“所以,严重影响到了电力企业的生产。”

电厂各显神通抢煤

最近一段时间,李文一直住在山西省晋城市煤炭运销公司投资修建的一家宾馆里。作为焦作一发电厂燃料管理部员工,他和同事的工作直接影响到厂子能否顺利发电。在这个宾馆里,像李文一样操着各地口音,行色匆匆的全国各地买煤人并不少见。

记者来到湖北黄石市的西赛山火力发电厂,看到三台火力发电机组,只有两台在满负荷运行,电厂副总经理赵钧一脸的着急,他告诉记者,目前,电厂每天的用煤量在六千到七千吨左右,但由于缺煤他们只能保证两台机组的正常运转。

这多少让人匪夷所思,煤炭大省河南竟然存在电煤供应不足;电力输出大省河南沦为电力供应紧张的省份。“去年,河南就由净输出大省转为净输入省份,缺电煤是主要原因。”李朝林表示。

这是陕西最近煤炭调运的情况。”

气温一步步走低,冬季用电节节攀升,而电煤供应相对滞后。我省各电厂为找电煤想尽办法。但即使这样,一些电厂也陷入了无米下锅的困境。实际上,我省作为产煤出口大省,今年已经首次转变为进口大省。

记者:“这一单办了多长时间,从头到尾。”

现状 平均存煤只能用13天

中平能化集团总调度室工程师

位于河南和湖北交界的大唐信阳华豫电厂,目前电煤库存只有6万吨,仅够用3天,“最紧张的时候,电厂的电煤库存只有0.8天,电厂经营人员无时无刻不在为购置燃料而奔忙。”华豫电厂一位工作人员表示。

张冠英:“根据现在的瓦斯情况来指挥生产,一旦瓦斯超过0.75的时候,我们的领导就引起高度重视了。”

煤价高企影响电厂积极性

现在我们在一线跑煤的大概60多个人

省工信厅负责人介绍,从2011年的煤电企业供应合同来看,河南省各大煤炭企业与省内8家大型发电企业签订了7000万吨的供应合同,不过这一数据仅占全省电煤供应的70%左右。“缺口从两个方向来弥补,一个是外购电煤,比如从山西、内蒙古等地,每年在2000万吨左右;一个是利用小煤矿的产能来弥补。”

央视财经评论:电煤告急 急的是机制

省电力公司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冬季,预计河南省电网最大用电负荷为3550万千瓦,存煤不足3天的电厂达到17座,电煤供应紧张问题已造成全省电力缺口近400万千瓦。

河南平顶山业务员:“我把目前具体装车的情况给大家说一下日均装车是500辆左右。煤炭的产量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每天差不多都是这个数。”

“油价上涨使外运电煤入豫以及煤炭开采成本增加,这也是煤炭价格持续高企的原因。”煤炭专家李朝林介绍,煤炭价格持续走高,使发电企业在“计划电价”的制约之下,没有发电的积极性,甚至停止发电。

某机电厂采购人员:“我一个月需要是6万吨。”

今年李文的买煤工作格外不顺利,快一个月了还没谈成几家,原因只有一个——煤价太高。有时候,煤老板的漫天要价甚至快把他气疯了。

小电厂业务员拿煤难,就是那些以前和煤矿签订了供货合同的大电厂业务员,也不敢马虎。在平顶山市一个煤炭调运中心边上的三层的小楼里,记者看到,这里住满了来自各地用煤企业的采购人员,他们说,常驻这里就是为了和供煤单位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以便保证合同煤能顺利的发到所在的企业。这位湖南某电厂的采购员肖泰山,已经在这里驻了??年,他每天都要跟供煤单位的各部门联系,算得上是供煤企业的老客户了。但今年,他也觉得弄煤越来越难了。

“随着冬季煤炭消耗量逐渐增大,冬季运力紧张,煤矿放假停产、南方枯水期到来,这一形势将更加严峻。”省电力公司负责人介绍。

目前只有上十万吨缺口是很大的

他预计,随着整顿的结束,小煤矿的相继开工复产,电煤紧张的局面将得以缓解。

湖北省煤炭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业务员

抢煤 蹲点一个月无收成

西北点业务员:“我们的采购量现在的采购量不足原来的五分之一,截止到现在资源非常紧张西北这块儿基本上通过与铁路局矿方的协调。资源能够进行一定的对比。”

实际上,我省电力紧张从秋天开始就已经显现。今年1至10月,由于电煤价格持续高位运行,电价得不到有效疏导,河南发电企业全面亏损,严重挫伤了发电企业购煤、存煤积极性。省网不可调用的发电容量达1796万千瓦,其中缺煤停机容量561万千瓦,首次出现了秋季供电紧张局面。

我们现在分别在所有的产煤区都有布点从煤矿到煤炭的发运站

按照规定,电厂储煤量如果不能保证七天的正常运转,就必须停工。记者在西塞山电厂看到,仓库的存煤不到正常水平的三分之一,而这些煤也只能保证使用十天,也就是说,还有三天,如果新的煤还不能及时送达西塞山电厂,电厂就要灭火停炉了。

西塞山电厂目前的状况并非个别现象,作为一个资源短缺性省份,湖北火力发电所用电煤有95%需要外购,据估计,仅11、12两个月湖北电煤的需求量超过600万吨,目前缺口已达百万吨,部分电厂的火电机组都在存煤警戒线以下运行,也就是说,今天发电机组还在转,但明天就不知道还能不能开工。

如果没有后续的煤炭

可用的直接燃烧的煤炭库存的比重比较低

我们将有很多电厂

看着电厂四处买煤的着急样子,可能很多观众都在跟着着急,我这里有一组数据,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在十月份的时候就曾预计说,今年中国煤炭产量可能接近32亿吨,基本能保持煤炭供需总体平衡。照理说,湖北仅仅只有600万吨的需求量,应该不会紧缺到刚才看到的状况,但在刚才的节目中,我们看到电厂着急的原因主要有两个,首先是这些电厂都没有签订固定的供煤合同,如今的行情是“市场煤、计划电”,没有固定的供煤合同,这些电厂只能在煤炭市场上碰运气,平时供需平衡的时候,大家都相安无事,但一旦供需紧张,他们电厂就只能各显神通去抢煤了,另外,我们还发现一个问题,这就是这些电厂电煤的库存太低,有数据显示,美国火电厂的煤炭库存量,要求保持在40天左右,日本则在保证火电有数十天运行库存的同时,还进口大量煤炭埋藏于海底,以作为战略库存。但目前我国火电企业普遍保持10到12天的电煤存量,一旦天气反常,或者供需紧张,电厂的库存几乎抵御不了几天,就频频告急。看来,要解决电煤频频告急的现状,电厂还要从运行机制上下手,做到未雨绸缪,不仅根据企业需求量提前签订电煤供货合同,同时,提高库存量,加厚自己电煤供应的安全垫,这让才能确保生产的安全,不仅让用电企业,更让自己,顺利过冬。

某机电厂采购人员:“5万吨。”

电煤紧张 湖北部分电厂面临停机

记者:“那已经算比较不错的了?”

某机电厂采购人员:“机电公司配置一个月是两万吨。”

确保煤炭的发运。”

在河南平顶山平煤集团的四矿,记者看到通往煤场500米的路上,每隔20几分钟才有两三辆装满煤的车经过,司机们都说他们拉的煤都是提前订好的。记者在河南平顶山市的三家煤炭交易大厅也看到,当天各种型号的煤,都暂停了销售,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主要是为了保证大宗电煤用户,零散的煤已经出的很少了。一些小电厂的业务员在这里,也是希望能捡个便宜。

陕西点业务员:“这一周,基本上平均大概应该是在285车左右比,稍微每天配车量有所减少减了25车。这主要还不是运力的问题是资源的问题

某机电厂采购人员:“只能满足三分之一。”

各地都在抢煤,那么煤矿为什么不能多生产煤炭满足市场呢?记者也在河南平顶山做了采访。中平能化集团总调度室工程师张冠英告诉记者,目前企业的最重要任务就是保障安全,然后是保障各用煤户的需求,如果二者有冲突的话,为了保证安全做出的限产是必要的。

那么多人出去抢购煤炭,那么生产煤炭的煤矿应该是最热闹的。为了了解这些人在煤矿买煤的现状,我们的记者从湖北到了河南平顶山。平顶山是我国主要煤炭生产基地,湖北每年的用煤,大部分都从这里运出的。但是当记者到达河南平顶山煤矿时,看到的情况却和我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我们来看记者在平顶山的调查。

湖北省煤炭投资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贾曙光告诉记者,目前湖北省的煤炭主要从河南、山西、陕西、内蒙、甘肃以及四川调运。为了保证能抢到足够的发电用煤,他们的人不得不在各煤矿蹲点守候。

某机电厂采购人员:“办了有将近一个月。”

张冠英:“一个是停止生产,再一个跟我们的领导得汇报。”

人盯人

欢迎收看《经济信息联播》。下面来关注的是我们每天都离不开的电。现在我国南方的一些地区已经面临严重的干旱,而干旱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水电厂发电能力大幅下降,供电压力就转到火电厂的肩上,火电厂不得不开足马力发电。但是这时候火电厂就面临一个难题:发电用的煤炭根本就跟不上。即使电厂拿着大把的钱也买不到煤,于是南方的不少电厂都面临着电煤断顿的危险。我们随记者到湖北看看。

目前整个电网的用电需求是越来越明显了

湖北省煤炭投资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贾曙光:“我们整个公司现在大数是100人

湖北省煤炭投资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贾曙光:“整个库存的结构已经严重地失衡

按照当月采购的话

记者:“如果要是稍微一高,你就让它停止生产。”

大概占整个库存的30%左右

记者:“将近一个月才办了这一单,这一单能提多少吨?”

记者:“只能满足三分之一?”

站盯站

郑旭光:“我在相关科室,已经了解到昨天我们的发车湖北电煤已经走的50车,还有一部分任务没有达到,大概还要走一二十车。我们的任务才能达到,压力相当大。”

记者:“你一共需要多少吨呢?”

能够均衡稳定地到达的话

相关文章